manbetx取款被拒绝·周黑鸭遭沽空被曝销售数据造假 直营乏力陷业绩困局

2020-01-10 16:16:04编辑:admin

manbetx取款被拒绝·周黑鸭遭沽空被曝销售数据造假 直营乏力陷业绩困局

manbetx取款被拒绝,遭沽空公司暴击被曝销售数据造假,周黑鸭式直营增长乏力落入业绩困局

今早,周黑鸭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,自3月5日上午9点开始短暂停止买卖,以待刊发澄清公告,回应一则“公司认为不实及有误导成分”的报告。

今日上午,周黑鸭发布了全盘否认沽空报告的公告,股价平开低走。

周黑鸭怎么了?是被恶意碰瓷还是自身确有问题?

1

《黑鸭,黑呀!》

这个报告,来自于知名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。

这个机构向来下手凶猛,周黑鸭不是第一个被它沽空的中国企业,2017年下半年,Emerson Analytics曾狙击过中国宏桥(魏桥纺织的姊妹企业,归属于张士平家族),当时山东首富张士平被它整得够呛,宏、魏两股同时停牌长达三个月不敢复牌,同时加速推动了收购A股壳企鲁丰环保(现宏创控股,代码002379)的进度,当时坊间甚至盛传“又一个山东首富要凉凉”,由此可见Emerson Analytics沽空之威力,简直堪比核武器。

本次Emerson Analytics沽空周黑鸭,又使出了其常用招数:曝光企业关键数据造假。

Emerson Analytics这一次的沽空报告,名字相当有意思——

《Zhou Hei Ya-the Dark Side of the Duck》,目前网上译为《周黑鸭的黑暗面》。

或谓之:《周黑鸭:黑呀!这鸭!》。

这个标题相当文学的报告中称,Emerson Analytics于2018年第三季度探访了周黑鸭的收入重镇华中地区,该区域对周黑鸭的整体营收贡献高达54.2%。该机构在周黑鸭湖南和江西两省524家门店,收集了“销售时点情报系统”(POS)每天营业最后一小时的收据,发现有一些门店在短时间内大量下单,打出单据,同时又立即取消,用这种方式来虚报销量高达28%。

▲《周黑鸭的黑暗面》报告中晒出的周黑鸭重复下单截图

想想电影行业的偷票房行为,各位可能更加容易理解。

有人可能要问了,为什么周黑鸭要通过终端连续打单的方式造假,难道不能直接在会计报表上造假么?这是由于上市公司财务监管要求很多很严格,一个账目仅仅虚增了还不行,必须掰开了揉碎了像撒盐一样融入海量财务数据的涓涓细流之中,如此才能杜绝后患。

当然了,现在看来,“后患”也没能杜绝得了。

而周黑鸭今早发布的公告,全盘否认了相关指控,公告称,沽空方的一切质疑均为不实。

至此,周黑鸭业绩陷入罗生门。

2

工商千里追凶式打假难挡仿冒猖獗 

作为武汉的名片之一,周黑鸭的待遇那是相当好,当地工商部门曾放话称:

“假周黑鸭飞到哪里,武汉工商就追打到哪里!”

主管部门和周黑鸭的法务确实在打假上不遗余力,然而,依然难挡仿冒者猖獗。新闻上三不五时出现伪周黑鸭被关店、处罚的消息,但更多仿冒者如野草般难以彻底剿除。

仿冒者众是由于中国幅员辽阔,又存在广大的城乡结合部、城中村等秩序模糊处,鸭脖店的经营又只需极小的店面,甚至只需要占地一平米的柜台,打假的难度堪比大海捞针。

据周黑鸭自己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1月,“周黑鸭”在全国范围内的山寨店高达941家,而直营店只有668家,山寨店约是直营店的1.4倍。

周黑鸭采用直营模式,拒绝加盟,直营模式有利于品控,却不利于规模的扩大,这也给了伪冒者可乘之机,例如很长一段时间内山东全省无周黑鸭直营店,但山东却存在144家假周黑鸭店。

哪怕是在去年刚进驻并打假的珠海市,周黑鸭官网公布的数据是全市仅在香洲区有5家周黑鸭,而百度地图搜索则显示,在金湾区、斗门区,都有周黑鸭店面的存在,不出意外,这些也是山寨门店。

报道显示,去年5月1日,周黑鸭正式进驻珠海,在珠海的打假行动,则早在2016年就开始了,“截止到目前(去年5月)为止,已联合当地监管部门处理了近15家存在侵权行为的门店。”

3

模式差异带来管理困境 

如今周黑鸭全国直营店为1196家,三年增加近半,但相比竞品却仍然落后。据公开报道显示,采取直营+加盟的绝味食品和煌上煌店面远超周黑鸭,2018年上半年,煌上煌的门店数量在3000家左右。绝味食品的全国门店数量在2018年上半年则达到9459家。

模式导致几家“鸭店”店面数量差别过大,而店面的差距带来了营收数据上的落后于人,以及增长乏力——

进入2018年以来,周黑鸭的净利润处于下降态势。2018年上半年,周黑鸭净利润为3.32亿元,同比下降了17.34%。而据业绩快报数据显示,2018年绝味食品实现营收43.68亿元,同比增长13.46%;营业利润8.26亿元,同比增长27.04%;利润总额8.46亿元,同比增长26.9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6.42亿元,同比增长27.87%。同年,煌上煌实现营业利润2.18亿元,同比增长16.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72亿元,同比增长22.72%。

2017年上半年,绝味食品的营收为18.51亿元,周黑鸭为16.18亿元,双方差距2.33亿元。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,这一差距扩大至6亿元,绝味食品实现营收20.85亿元,周黑鸭则为15.97亿元。

“周黑鸭拒绝加盟的利弊见仁见智,但市场竞争不等人,别的品牌遍地开花,周黑鸭却在艰难地挑战管理难关,目前只有约1200家直营店已经出现了后继乏力的状况,如果直营店继续增加,管理难题会进一步加大。本次被沽空周黑鸭辩称是由于机构不懂,我个人觉得这是个笑话,周黑鸭被沽空本质是由于业绩下滑吸引来了机构的注意,像成交又取消的交易在小票上看起来确实如此,这即使真的不是夸大数据,也一定存在管理上的问题,周黑鸭的回应却并未提到这一点,而是全盘否认。”业内有资深食品观察人士称,被沽空与周黑鸭的业绩滑坡和管理问题有关。

— The End —